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您推荐

职场

天津时时彩网上投注

克拉克:办公桌轮用制不只是意味着人们没有自己专用的办公桌,我发现更令人不安的是这种制度在实施中带有“惩教”的意味。

在办公室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少有比办公桌轮用制(hot-desking)更令人沮丧的了,这种抠门的措施剥夺了人们自己的办公桌,把他们丢到嘈杂、混乱的共享办公地点的荒原上。

但就在不久之前,我发现了这种讨人厌的制度更令人不安的一面。

当时,我被邀请到一家大型跨国公司聆听其人力资源主管关于该公司实施“灵活工作制(agile working)”好处的非公开演讲。我立刻接受了邀请,迫切地想要更多地了解有关“灵活”这一令人困惑的概念,这个形容词已经演化成带有多重意义的公司术语名词,尤其是在人力资源领域。

在该领域,拥护者们用它来形容一种可以让员工在想要工作时就能随时随地开始工作的方式,只要把任务完成:在家、在咖啡店、或是在办公室的任何一个地方。但这也能节省办公空间,而我长期以来一直暗自怀疑,对于很多公司来说,采用灵活工作制就意味着办公桌轮用。

发表演讲的那位女士证实,在公司换了办公室之后,个人专用办公桌确实从她的公司里消失了。这种事是常有的。

当她开始罗列弃用专人办公桌所带来的好处——员工可以“快速、更灵活地工作”,为客户提供“更好的体验”——一个小小的警报便在我脑中响起。当她透露其公司用于形容这套新制度的虚伪口号时,警报声变得越来越大。“我们并没有称之为灵活工作制,我们称之为'新鲜工作'。”然而最让人感到遗憾的,是有迹象表明一种我只能将其描述为“惩教”的心态。

显然,当员工们试图在“公”桌上贴一张家庭照或者在其椅背上搭一件外套以霸占它时,公桌就变“私”了,她把这些举动称之为“扎营迹象”。

为杜绝这些做法已引入相关规则。任何人离开办公桌超过两小时都应“打扫并清空”它。一到冬天当外套问题变得更严重时,“我们不得不有流动设施,到各处给于礼貌的提醒”。当人们抱怨缺少宽敞的个人橱柜或架子来存放办公用品和工作文件时,也会采取训诫性措施。

这些东西已被更小的储物柜取代,但作为鼓励减少纸张使用的一部分举措——这是另一种常见的成本节约策略——公司已宣布“文具大赦”。当她说到这些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人们排队缴出成捆的A4纸张,就好像投降上缴AK-47枪支一样。扰乱这一画面的是,据说一些员工已对该规定上诉成功。

结果,法律团队已被允许保留文档和书架。同样,个人助理也被开恩了,他们认为座位应靠近其要提供协助的人。他们被允许坐在那些所谓“锚定办公桌”的地方。

不出所料,演讲中几乎没有任何评论是针对弃用个人办公桌带来的经济利益的。在一个房地产成本高昂的地方,例如伦敦或香港,有研究表明,一个工位每年的成本高达2万美元。由于工位常常因为雇员休假和生病而空置,公司引入公用办公桌的诱惑是显而易见的——即便有数据表明这会削弱工作效率。

近期一份来自英国的研究称,被要求使用公用办公桌的人,每年平均浪费两周时间来寻找可以坐下来的地方。这还没有计入安放电脑、调整椅子以及寻找当天需要交流的人坐在哪里而花费的时间。也不包括诸如我认识的一个公桌使用者所付出的那种努力,此人每天提前两小时起床以确保上班时能及时抢到一张桌子。

这名人力资源女主管令人称许的是,她承认有一些雇员(或称囚犯,因为我已经开始这么看待他们)一直都“对新环境非常担忧”。在高级管理层中,“有些人比其他人更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我同情他们所有人,包括那些像她一样不得不去监督这一可悲的制度的人。我更愿意认为这种疯狂有一天会过去。毕竟,一所监狱会令所有跨进其大门的人都不好受,不论囚犯和看守都一样。

译者/艾卜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FT中文网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

读者评论

FT中文网欢迎读者发表评论,部分评论会被选进《读者有话说》栏目。我们保留编辑与出版的权利。
用户名
密码
设置字号×
最小
较小
默认
较大
最大
分享×